蛇蠍點點 作品

第50章

    

-

“……睡!”

……

隨便每日裡摟著插板躺床上拚命補電加休養,終於在第三天獲批準可以跳著腳跟著季師父繼續做任務,前提是不能離開師父身外三米。

這個前提形同虛設——哪裡捨得離開三米那麼遠!倆孩子撲噠撲噠的小心肝們剛剛跳到同一個頻率,巴不得丁點距離都冇有纔好。每個太黑的夜裡走在太複雜的地形裡,倆人總會在乘堯的鄙夷下一個牽著另一個,理由是腿腳仍不太靈便的隨便可能會摔倒,黑暗裡倆個男人低垂的臉又紅又燙,將十根手指緊緊地交纏在一起。

那把巨刀……不,現在是槍了,被乘堯一臉不爽地丟給了隨便,理由是本座不屑用這種東西,看在卑賤的你救了本座的份上,賞給你了。

那槍盤身龍紋,霸氣與殺伐之氣在猙獰紋路之間儘顯,通體赤紅的槍身帶著厚重的血意。乘堯說它名為雷神,雖是雷族的法器,但卻是他獠犬族世代傳下的,來曆並不很清楚,隻知其千百年來一直被供奉於獠犬族的祭壇,與……

與什麼?隨便接下去。

乘堯臉色卻變了,似乎是說漏了嘴,皺了眉一臉冷色,拒絕再透露任何資訊。

有了稱手的武器,在季逸林的指導下隨便操縱靈力的技巧日漸成熟,漸漸學會約束身體不直接釋放力量、而隻經由雷神槍發出。他原本就冇什麼近身搏鬥的功夫,又加之腿傷不便,利用遠程武器來進行攻擊自是最好。

但另一方麵,也許是因為體質差異,人類的藥對小六效果不大,不僅冇有效果,傷口處反而不斷地惡化下去,身體日漸虛弱,高溫不下。

乘堯的焦灼便跟著日漸加重,天天催著季逸林和隨便與他出去尋找旁的魔族。

一晃數日,隨便最初所繪的那張魔人分佈地圖上的符號越叉越少,然而食了這些魔人心臟的小六仍舊不見有明顯好轉。孩子新傷疊舊創,靈力又虛弱,成日裡奄奄地趴在床上,不要說化為人形,連眼睛也不見得睜開幾次。

乘堯除了出門便是焦躁且暴怒地圍著床邊打轉,小六不是積疾太深就是受了虛姬的詛咒,或許隻有吞食靈力深厚的純血魔人的心臟或是殺了虛姬才管用,然而他們這些日子遇到的都是些雜牌角色,並且探了書讀湖數次、都冇有發現虛姬影蹤。

“我是純血呀!我應該是的!”藤蔓攀上攀下地展示她純色的頭髮——她清一色翠綠翠綠的葉葉們。

“雖然心臟不能給你們啦,葉葉還是可以送你一片的,”她心疼地唏噓著說,“壞人想要還冇有呢。”

“閉嘴!!”乘堯頭疼地咆哮道,一掌過去,在電視機殼上留了幾道爪痕。

藤蔓哭泣著縮到季逸林肩上去了,順便還在隨便臉上摸了幾下豆腐。

乘堯陰鶩地瞟了她一眼,藤蔓看起來的確是純血的藤族,他可以就近殺了她取心臟,但藤族的力量實在太弱,著實冇什麼吃頭。

“你不要急,總有解決辦法,”季逸林一邊給小六輸著續命的靈力一邊皺眉安慰道。這一段時間以來都冇有中蠱殺人的案件出現,虛姬那邊似乎毫無動靜,又似乎在醞釀著什麼,隻能一邊防備一邊靜候發展。

小六聞言虛弱地抬了抬眼,似乎是想對他少主說什麼,然後還未發出一個音,突然就被窗外突起的火警鈴聲蓋了。

淒厲的鈴鈴聲響徹賓館所在的廣場上空。

乘堯一步跨到窗前,曾經被對方困在地下室差點窒息而死的經曆令他眼中蒙上厚重的殺意,“火族……”

作者有話要說:倆兄弟倒黴了。。噗。。。

不要震驚了,偶更了啦,偶真的更了啦。。。

雖然時隔太久,有點找不著寫文的調了。。。

林同學冷靜智慧的形象徹底冇了,完蛋了,所以說不要看前傳,是一切夢想破滅的開始。

不用懷疑了,這個已經算確定關係了,麼有衝突,麼有懷疑,麼有誤會,麼有第三者,一切乃們期望看到滴狗血滴相戀劇情都麼有,這倆個人天造地設滴相配。。。連吵架都幾乎木有。。。就兩情相悅鳥。。。噗。。。(頂起鍋蓋防磚頭)

所以某林才那麼捨不得某便,某便才那麼離不開某林的嘛。。。。。真的是天生很合拍的倆隻的。。。

接下來的情節偶理得很順了,一有時間就寫一有時間就寫。。。

如偶在回覆裡說,非常SORRY

TO大家。。。但是。。。基礎太差的偶實在是被課業負擔壓得喘不過氣了。。這麼遲更很抱歉,鞠躬之。。。。

虔誠地頂鍋蓋退。。。請換新鮮番茄扔,門口那堆都臭鳥。。。

31

28

...

賓館服務員奔跑在走廊上,大力拍打著每一間房門,催著房客們趕緊下樓。

然而這一間的房門還未來得及拍下,便從裡麵衝出一個滿頭白髮的青年,狠重地一把推開他,奪路而去。

服務員驚了一下,他冇記得有這副模樣的人入住。

“哪裡失火了?”

跟在後麵的麵容冷峻的青年問。

“隔壁樓的雜物房!幸好跟這裡不是一個樓道!但火勢太大,消防車又還冇來,怕萬一燒過來,你們趕快都先下去吧!”服務員急道,轉身又去拍其他房門去了。

拍了一通回來正見青年和另一個瘸腿的青年身影消失在樓道間,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前者肩下夾了隻大狗,後者頭上頂了叢草……

服務員甩了倆下頭,確定自己是被煙燻花了眼。

急匆匆奔至樓下,起火的雜物房已經燒黑了窗戶,煙霧騰天,廣場上空染了一片灰。季逸林四下一望,瞥到樓後的小巷。

巷道的空氣裡漂浮著火焰焚燒後的焦臭氣味,季逸林本是一肩夾著小六一手化了掠影劍出來,急急奔在前麵。跑了幾步,突然猶豫一下,不放心地回頭看了隨便一眼,折回來將掠影收了回去,騰了一隻手出來牽他。

“哦~~~噗!”藤蔓在隨便頭上歡快且八卦地。

隨便紅著臉悶頭跑著,恨不得把她撓下來扔路邊垃圾桶算了。

奔過拐角,樓體的背後,圍牆的角落,乘堯正將竭力翻牆的少年狠狠拽下。

少年痛呼一聲從半空墜地,被他一腳踩在腳下。

牆上頭趴著的另一個橘發的小男孩朝下尖尖地哭叫了起來,“哥哥!”

火焰作的淚珠滾落牆體,被乘堯一爪拂開,墜到一邊一堆紙箱的一角。

乘堯俯身化掌,正要掏向少年的胸膛,突然身後傳來高喊,“等等!!”

劍刃破空而來,及時趕來的季逸林截在少年身前,“不要殺他們!”

幾米之外的隨便墊著腳倚牆邊,抱著被扔給他的小六,氣喘籲籲。

乘堯棕色的眸子裡閃出狂怒的情緒,“讓開!”

“他們都是孩子,還控製不住靈力,不是有意傷人,上次誤傷你們也是不知道你們在下麵!”季逸林道。

這也是前幾日他放他們一馬的原因,隻不過當時他還未來得及教導他們,就被隨便那邊的情況引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