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雪連夭 作品

第309章 心千幻

    

-

它對自己擺出架勢,緊接著,便是一拳正麵轟出!

轟!

長達數百公裡的大地都被直接清空,轟出一條長長隧道,僅有勇者無畏方纔所站位置後的一小片地,才得以保留。

砰!

轟轟砰!

隻見黑紅色劍光蕩起!

勇者無畏與無海正麵相拚,兩者戰鬥相碰後的刹那,便是數道綿延數百公裡的巨大溝壑被轟出。

念波漂浮於半空中,不時用心念發出無形精神乾涉,但在心之純效果的影響下。

它的攻擊效果幾乎為零。

念波來的時候也想不到,勇者無畏居然服用了心之純這種藥劑。

這是連心白月都能防住的強大精神抵抗藥劑。

念波固然是精神與心靈方麵的好手,但與心白月相比,還是差了不少,於是,本應該是混戰之中最大殺器的念波。

竟反而成為了花瓶,隻能在一邊看著,不時用一些無形的念力衝擊類的技能攻擊勇者無畏。

但這些攻擊卻又能被勇者無畏直接斬掉。

戰鬥,幾乎又演變為了四人的圍毆。

不過這一次,怪鹿幾乎完全發揮不上作用了。

苦血飲度偶爾被換位,拿去當肉盾靶子扛,但勇者無畏完全不上當。

應該說。

當空無生打算用【反相】進行傷害反傷之前,勇者無畏便會生出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在這種強烈的直感下,便會立刻停手。

隻見兩道流光不斷碰撞,碰撞之間攜帶紛飛拳掌之印,從東到西橫打,黑紅色的身影攜帶劍光不時亂飛!

偶要去殺念波,斬怪鹿,可在空無生的推演下,勇者無畏的一切行動都被算準了。

那空無生總是能掐準時機,對自己進行阻礙,苦血飲度根本殺不死,被一瞬間砍成稀巴爛的肉泥,可又是下一個瞬間,這些肉泥又重新組合,完全複原。

即便是認真模式砍的速度再快,也是一樣的結果。

這再生能力未免也太離譜了。

而怪鹿,被套上【反相】反傷之後,成了勇者無畏絕對不能動的東西。

最終,勇者無畏隻能和無海打!

兩人拳與劍碰撞在一起。

固然勇者無畏的速度比無海要更快,但無海的氣力武技卻也猛的恐怖!

再配以空無生的輔助,兩人一路打下來,勇者無畏竟正麵對拚也是完全占不到任何便宜。

上位種族,一個個的都是這種怪物嗎?勇者無畏幾乎瞬間就理解了其他那些種族為什麼要和人族開戰。

說到底人族去到那種地方,真的能生存下來嗎?

相比之下,最弱的居然就是那個屠斬魔和念波,打念波,是幻影,屠斬魔被一直套上反傷,也不能動。

砰!

孤草城的重生根本跟不上幾人戰鬥的速度,偌大城池的地基,一遍又一遍的被摧毀。

三十秒的時間,四麵八方皆是黑紅劍影與拳掌印記紛飛。

三十秒……

這是現在勇者無畏在冇有陸蒼加成的情況下,認真模式持續時間的極限。

撲通——心臟傳來一陣強烈鼓聲。

勇者無畏眼中的一切,瞬間變得快了起來。

認真狀態,結束了。

“靠。”

結果這樣還是打不贏,你們上位種族,也太變態了。

老大,抱歉,我感覺現在真的有點想支援那些異族了……

真的,已經拚到極限了。

無海已然到了他麵前,六拳砸下,苦血飲度,怪鹿也跟上了行動,分彆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同時殺過來!

甚至直覺還傳來的極強危機預感,那念波,也趁著這個機會打下了一擊念力衝擊。

轟!

而正當此時。

一道堅實身影,擋在了勇者無畏身旁。

轟轟轟轟轟轟!

六拳與重刀,以及數十次的尾刺連擊,無形念力,同時轟擊在勇者無畏所在位置。

然而,在勇者無畏身前塵煙飄散。

一隻偉岸之石,將一切都擋了下來。

祖亞向身旁伸出手臂,手臂向上豎起一根石指。

“穩。”

勇者無畏見此,心中彷彿放下了一顆巨石,長撥出一口氣。

“石頭哥,你怎麼來的?”

祖亞指了指天上,勇者無畏抬頭,看到天空中有一個傳送門開啟。

唰!

悄無聲息,在怪鹿身後一把匕首已然穿透了怪鹿的後心。

【死亡蟄伏(LV:5)——額外強化效果:無需命中,通過意念可鎖定目標敵人,此後時間內下一擊對此敵人造成傷害將逐漸提升,直至5分鐘倍。】

冷清瑩就這樣毫無存在感般,從虛無中走出。

怪鹿的屍體就這樣倒在了地上,它死的突然,自己都冇反應過來是怎麼死的。

隻是在死前一瞬,它身上亮起了金色的紋路。

反相發揮了作用,但反相反彈對冷清瑩造成的傷害,卻被祖亞給承擔了下來。

冷清瑩看向勇者無畏那邊:“嗬,打的還不錯。”

“冷姐,你一直在的嗎……你早點出來幫我就好了。”

唰!兩人交流的時候,數十道紅色尾刺已經來到了冷清瑩的身側,向冷清瑩刺出!

然而,這些尾刺全都刺了個空,冷清瑩身體再次化作了虛無。

“不,我纔剛到。”

冷清瑩回以一個意念。

緊接著,冷清瑩再次在戰場上出現,這一次她所出現的位置,是在無海身後。

無海瞬間感受到了死亡威脅!

幾乎瞬息,它便與苦血飲度換了位置。

然而,完成了換位後,紛亂的幻影卻攜帶斬擊從無海的四麵八方顯現!

而位於苦血飲度麵前的冷清瑩,卻化作幻影消散。

中計了!

方纔出現在無海身邊的冷清瑩僅僅隻是一個幻影,而真正的冷清瑩,卻等在苦血飲度身旁,等著空無生將它們換位!

冇了氣力的無海正值最虛弱的階段,除了自身的普通攻擊,就再也冇有任何反擊手段。

念波的一道念力衝擊壓下!

轟!

以無海為中心轟出一個大坑!然而冷清瑩卻絲毫冇有受到任何傷害。

在一旁的祖亞,身上跳出無數個-0的數字。

無海想要抵擋,但這怎麼抵擋?哪怕有六隻拳,也無法招架六個冷清瑩,並且每一個都還是滿技能滿狀態的冷清瑩!

哪怕是空無生,也來不及換位了,換位的技能剛剛纔用過,即便這個技能隻有一秒的冷卻也來不及,冷清瑩的出手時機,就是在它完成換位之後的瞬間。

噗!

紛亂幻影穿透無海的身體。

隻僅僅是一個照麵,它便被冷清瑩擊殺,讓勇者無畏陷入苦戰的五大上位,竟便是那麼輕鬆就被冷清瑩殺死了兩個。

場麵瞬間就變成了3V3。

而這卻還不是結束,隻感受到一陣輕微波動,下一個瞬間,以勇者無畏為中心,球形空間擴散,籠罩上一層球形的漆黑顏色。

“冰龍捲。”

唰!

【湮滅黑洞】

黑暗將場地包裹!

再一個刹那,收縮!

轟!

偌大孤草城瞬間化作了球形空洞,於大地表麵還有無數黑色紋路相疊,生還無度烙印下的毀滅之紋,灼燒著這片深坑大地。

-------------------------------------

陸蒼步伐輕慢,與一位身材嬌小可愛的少女並排而行,兩人在雪地裡踩出一個又一個腳印。與勇者無畏那邊的殘酷大戰不同,兩人漫步在雪地裡,愜意如午飯後輕鬆的消食。

“你的名字。”

“新海誠。”

“你認真的?你不是叫蒼穹?”少女扭頭看了一眼陸蒼,明明血條上的名字寫的就是蒼穹。

“既然你能看到,又何必要問呢。”

“出於禮貌。”

“好吧,迴歸剛剛的話題,所以你的意思是雅卡蒂克托不會脫離人族。”少女手指抵在下巴,做出疑惑神色。

“嗯,不會。”

“誒~騙都不騙一下嗎?如果你騙我的話,我說不定也會選擇相信的哦。”

“冇必要騙。”陸蒼雙手插在口袋裡,輕笑迴應道。

“嗯?即便這樣會與我為敵,也不會嗎?”

“我答應蔓莎的條件,是建立在雅卡蒂克托來我們幻心族的前提下,你們人族又承受不住雅卡蒂克托的氣運,何必苦苦留著她?”

“當斷不斷,反受其害。”

“況且,其他下來的屠斬魔,化空族,紅虛族的那些傢夥,也已經夠把你們人族都殺光了吧。”

“當然,若是雅卡蒂克托真的願意來我們種族,我倒是不介意幫你們把其他下來的那些上位都殺掉。”

聽到小女孩的話,陸蒼笑意不減,平淡迴應:“我記得,蔓莎的要求應該是你不要出手,其他人解決人族,你接引雅卡蒂克托吧?怎麼感覺你所說的話,已經和她的要求已經反過來了?”

小女孩抱著後腦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我嘛,最擅長的就是變化,一切行為都是達到目的的手段,哪有一成不變認死理的?”

“不論是什麼途徑,達成目的就可以了。”

陸蒼微笑:“那我想,應該用不著你的幫忙,那些下來的上位種族,在我們這裡翻不起多少風浪。”

“誒~很自信嘛。”

“那假如,有我一個呢?”小女孩指向自己。

陸蒼轉頭看向小女孩:“我的意思是,你,也翻不起什麼多少風浪。”

“哦~?自信的來源是什麼?”

陸蒼以平淡而自信的語氣道:“因為,我在這裡。”

“啊,是嗎。”小女孩雙手向後,伸了個懶腰。

“我叫心千幻,神位萬象。”

“自幼讀書識物,觀山走水百餘載,見過萬靈與風景,領略萬象參悟變化。”

“百年後歸族,再學族內典藏,於識書閣內學書又百載,後聽千家名師傳道受業,學諸多見識學識,萬物雜論,又幸得族內前輩栽培,得見過神器原貌,亦是聽過不少赫赫有名的鍛造工匠講解神器的鍛造與其中工藝解析。”

她伸懶腰的右手虛握,一把如風一般凝聚的鐮刀於手中顯現。

【幻心族——心生萬物:生成一切親眼見到,可解析其構造與原理的物質與法術;若無法完全解析,則其生成效果大幅度減弱。】

“這把是鐮刀類神器,排名73,以無息之風與凝風之流輔以千種稀世難見神料凝練而鍛,鍛造耗時九千三百年,於無息之風內部刻印下流動而變化的絕妙法陣,使用了千餘種鍛造工藝,其中每一種工藝我雖不精通,卻也皆有學習與涉獵。”

“此鐮名為狂嵐。”

心千幻瞥向身旁陸蒼:“你的意思是,你一個活了不到25年的人類,會比我更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