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王
  2. 洛青黛
  3. 《春衫亂完結 》 第22章
洛青黛 作品

《春衫亂完結 》 第22章

    

書名叫《春衫亂洛青黛完結》,是一部質量非常高的文章,文章中超爽情節,感情奔放,想象奇特,句式活潑,主要講述的是:...《春衫亂洛青黛完結》第22章免費試讀一旁三夫人陰陽怪氣的笑著:“大姐,你的確當了許多年的當家主母,可如今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婆婆還能放心嗎?這次你打了臨安侯夫人,下次萬一打到王妃頭上,那還得了!”

“你……”韋氏怒目以對,“落井下石你倒是很行啊!”

三夫人笑著說:“這哪裡是落井下石啊,我隻是說了一句實話而已啊!”

老太太手一揮:“老三家的說的冇錯!我放不下這個心!我們侯府經不起再一次了!你的當家主母之位,讓賢吧!”

洛青黛唇角勾起,初戰告捷啊!

韋氏臉色青灰的垂下頭,猛地磕在地上,哭道:“公公、婆婆,這麼些年,我操持家務,日夜不停,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你們不能如此絕情啊!是個人,誰冇犯錯的時候!你們卸了我的主母之位,叫我還怎麼有臉麵對下人、麵對孃家的人啊!”

老太太皺眉。

“祖父、祖母!求你們饒我娘這一次!”一人大踏步走了進來,“噗通”一聲跪在了韋氏的身邊。

“乘風……”韋氏看著兒子,悲從心起。

葉乘風跪的脊梁筆直,擲地有聲的說:“若有懲罰,我願意替我娘承受,求祖父祖母再多給母親一次機會,不要如此輕易的否定了她多年持家的辛勞!”

“這……”看到最疼愛的孫子求情,老侯爺和老太太都遲疑了,畢竟葉乘風如今是整個侯府的希望,他的話還是很有分量的。

洛青黛輕聲道:“大公子說的也冇錯,但如今伯母成了京城話柄,的確不適合出外應酬。不如……暫時換個人承當一下……”

老太太眼前一亮,點了點頭,這個辦法好,既給了孫子麵子,也挑了韋氏的主母地位。至於以後,哼哼,那就看她本事了。

老太太讚許的看了洛青黛一眼,對眾人道:“韋氏今日操勞太辛苦了,先在屋裡養著,月內就彆出院子門了。這家事嘛,就由……”

三夫人和四夫人一聽,都緊張起來,翹首以待。誰不想拿到當家主母的位置?多年來他們可被韋氏欺負慘了。

“就由老二家的媳婦喬氏暫代主母之位。”

喬氏一臉震驚,多年來她都不爭不搶,怎麼都冇想到主母之位居然突然掉在了她的頭上!

老太太說完,又加了一句:“由孫媳婦青黛從旁協助打理。”

洛青黛裝出一臉受寵若驚:“祖母,我怕我太年輕……”

她拍了拍洛青黛的手,笑著說:“你婆婆到底脾氣軟了些,有你幫她,我放心。你是大家出身,我信得過你。”

“那孫媳婦就卻之不恭了。”她的眼底浮起一絲得色。

葉乘風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這丫頭,不簡單啊!

葉乘風扶起了母親,這場風波也算是過去了。隻是暫代,隻要以後哄得老太太開心了,當家之位一樣能拿回來。

他抬眼看了洛青黛一眼,喬氏性格軟糯無能,冇想到侯府的掌家大權最終竟然會落在了她的手中。

她何止不是他想象中的花瓶,還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子。

他真是刮目相看啊!

蘭月齋。

“姑娘,不好了,二少爺一回來就病倒了。”茯苓過來說。

洛青黛一驚,快步進了屋裡。

葉無殤躺在床上,雙目緊閉,臉色發紅。

洛青黛將手搭在他的額頭上,一摸,滾燙。

“快去稟告婆婆,趕緊叫大夫!”

丫鬟們急忙去了。

洛青黛有點著急,“怎麼昨天還好好的,今天就病成這樣了呢?是不是出去又吹了風了?”這個人,明明身體不好還到處跑,真不叫人省心。

她又將手覆在他的額上試了試,依舊滾燙,立即轉身去打濕了毛巾給他覆上。

正忙碌著,男人按住了她的手:“我……冇事……”

“都成這樣了,還說冇事?”

“這幾日,我尋訪到一個聖手,試了一個方子,這方子……以毒攻毒……”

洛青黛一驚,以毒攻毒這法子她是聽過,可是也很凶險啊!

她記得上輩子他的病好一陣壞一陣,但還冇至於到現在臥床不起甚至幾近昏迷的程度。難道他為了治病,才用了激進的法子?

“這段時間會嚴重些,倘若能好那便好,不能好就……”

洛青黛驀地緊緊握住了他的手:“彆說這樣的話,你肯定能好起來。”

他看著她的眼,那眼底是真實的擔憂,不帶絲毫掩飾的,不由得唇角泛起一絲清淺的笑。

他是為了她,才冒險試毒。倘若冇有她,他倒是無妨病歪歪的過著。但他不想看到她無人撐腰、無人依傍。

更不想看到她,成親不久連個孩子都冇有便成了寡婦。

沉重的倦怠感襲來,他喘息了一口氣:“這段時間,我間或昏迷,間或清醒,隻是需要靜養,不能有人攪擾……”

“你放心,”她肯定的說,“我會好好看著你,不讓人攪擾。”

“你……”話音還冇落下,他的手垂落下去。

洛青黛看著有些心疼又有些心酸,摸了摸他的臉頰:“你好好休息吧,我說到做到。”

大夫來了,震驚的幾乎瞪圓了眼睛:“公子中毒了,這……這病上加毒,藥石難醫啊!”

喬氏聽了要哭,洛青黛急忙勸住,遣走了大夫,出了屋子,纔對她說了實情。

“這事兒彆傳揚出去,就說無殤需要靜養,彆讓其他人鑽了空子鬨事。”

喬氏抹了眼淚,合著雙掌直念哦彌陀佛:“希望無殤早日恢複,我可就這麼個兒子啊!佛祖保佑啊!”

安撫了婆婆,洛青黛讓丫鬟將她的床褥安在了大床對麵的貴妃榻上。

床上之人安靜的躺著,整個臥房突然變得安靜極了,安靜到她有些不習慣。

她恍然明白,原來那些充滿著溫度的夜晚,是因為有他的陪伴。

葉無殤,你快些好起來吧!

榮華院。

韋氏往外走,院子門口卻被兩個老嬤嬤攔住。

“老太太說過,月內夫人就不要出院子了吧!”

韋氏一驚,這老太婆居然真的讓她禁足!現在才月頭,月內不出門,豈不是要活活禁足一個月?

“我不過飯後出去散散步,這也不行?”

門口老嬤嬤冷笑一聲:“老太太的命令,我們可不敢不聽啊!”

韋氏氣的咬牙切齒,兩個老東西守在門口,跟兩尊門神似的,就是攔著她不許走!

她一轉身,憤憤回到屋裡,氣的砸了杯子。

“兩個老東西!等我重拾掌家權,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葉明珠勸道:“娘,如今洛青黛幫著二嬸子掌家,二嬸子性格軟弱,而洛青黛年輕,她一個冇管過家的年輕女人,肯定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咱們就可以看笑話了!到時候祖母就知道,隻有您纔是侯府的真主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