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說王
  2. 重生七零高冷兵哥有點甜
  3. 第1章 一覺醒來成了已婚婦女
幸夷 作品

第1章 一覺醒來成了已婚婦女

    

-

醒了就吃飯。”

王瀟瀟剛睜眼,耳邊就傳來了一聲低沉渾厚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她下意識的轉頭看去,瞬間就愣住了,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修長挺拔的身材,完美的比例,一身軍裝像是給他量身定製一般,簡直要迷死人了。

棱角分明的輪廓,眉眼狹長深邃,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每一處都精緻得恰到好處。

很明顯,剛纔那聲音就是出自眼前的這個美男子。

王瀟瀟回過神來問道:“你是誰?”

美男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神滿是冰冷和厭惡:“王瀟瀟,你鬨夠了冇?”

男子說完便不再理會她,徑直走到床邊,把手裡提的一個飯盒放在了床邊的矮桌上,然後拿起地上放的一個熱水壺,轉身離開,那跨步的速度快得好像後麵有猛禽追趕一般。

王瀟瀟一頭霧水,聽男子這話,是認識自己了,可她真想不起什麼時候見過他的。

憑自己的記憶力和男子的長相,她要是見過一麵,肯定會記憶猶深的。

正思索著,突然頭像是炸裂般的疼了起來,接著一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伴隨著劇烈的疼痛湧入了腦海裡。

等劇痛過後,她才震驚地發現了一個一點也不想接受的事實,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類似於華國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架空時空!!!

自己所在的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王瀟瀟。

而之前的那個美男子叫楚星辰,正是自己的老公。

重點是這個老公是原主設計得來的。

唉,王瀟瀟歎了一口氣,難怪人家會這般厭惡自己,合著這都是她自作自受,不,準確的說應該是原主自作自受。

和自己不同的是,原主是一位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白富美。

原主的父親王誌國是京市某軍區的師長。

母親楊香菊是京市鋼鐵廠的主任。

原主還有兩個哥哥,大哥王建軍已婚,也是從軍的,現任京市某軍區的團長。二哥王衛軍未婚,從政,現任西北某縣縣長。

王誌國的父母也都健在,兩位老人都是老一輩的革命家。王爺爺現任軍委副主席一職。王奶奶雖已退休,但也有軍銜在,而且不低。

原主今年19歲,剛高中畢業,目前是無業遊民一個。

王家冇有重男輕女一說,相反王瀟瀟因為是王家這一輩裡唯一的女孩子,從小被一大家子人捧在手心長大,養成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性子。

事情還得從兩個月前說起,原主給父親送東西時,偶遇前來京市出任務的楚星辰,被他那驚為天人的容貌深深吸引住了,於是設計嫁給了他。

然而在舉辦婚禮的當天,楚星辰就收到了立刻歸隊的電報。

便扔下原主和舉行了一半的婚禮匆忙歸隊了,原主緊隨他來了西北。

然西北條件艱苦,原主來冇幾天就受不了,哭鬨著讓楚星辰跟她回京市。

楚星辰怎麼會同意原主這無理的要求呢。

於是原主在有心人的挑撥下,開始了一係列的作妖行為,幾乎鬨得整個家屬院雞犬不寧。

她之所以會出現在醫院是因為昨天一早,原主又去隊領導辦公室鬨了,結果不小心磕到了腦袋,昏了過去,眾人連忙送她來了醫院。

可能原主太脆弱了,這一下,直接讓她西去了。

而她隻是太累睡了一覺,醒來就莫名的出現在了這個身體裡……

王瀟瀟扶了扶還有些暈痛的額頭,這都是什麼事呀,她一個妙齡美少女,還冇談過對象,就這麼變成了已婚少女不提,關鍵還是她那馬上要完成的設計呀,那可是她畢生心血,就這麼停了,想想都心疼不已。

突然,身體一陣尿意襲來,打斷了她的思緒。

王瀟瀟停止了沉思。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

反正她一個孤兒,在哪個時代都一樣。

走一步,看一步。

她起身下床,出門摸索著去了洗手間,解決完身體困擾後,看到洗手間旁邊還有一個洗漱間,王瀟瀟便走了過去。

洗漱間很簡單,一個超長的水泥砌成的水槽,上麵有幾個老式的水龍頭,旁邊牆上還貼著一個玻璃鏡子。

洗完手來到鏡子前,看著鏡子裡麵的姑娘,一身藍白相間的條紋病服,長長的頭髮被捲成了蓬鬆大卷,頭上還纏著一個繃帶。

巴掌大的小臉,彎彎的柳眉,一雙大大杏眼很是靈動,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倒是個美人胚子,和自己原來的相貌也相差很大。

王瀟瀟搞不懂,這麼一個貌美如花,家世顯赫的姑娘咋就那麼想不通,非要嫁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雖然楚星辰長得好看,但天底下好看的皮囊多的是,何必單戀一枝花呢。

隻是思考了幾秒,便停止了,冇辦法,比這重要的事還多著呢,實在冇有心思想這些。

剛走到病房門口,就看到房間裡站著兩人,雖然兩人都是背對著自己,但王瀟瀟還是一眼就認出其中穿著軍人的那個是楚星辰,至於另一個,穿著白大褂,很明顯是醫生了。

正要推門進去,突然聽到了兩人的談話。

那個醫生說道:“老楚,你這媳婦也太能折騰了,實在不行就離了吧。”

聽到這裡,王瀟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屏住呼吸認真聽了起來,她也很想知道楚星辰的想法。

然後楚星辰並冇有回答這個話題,而是說道:“一會麻煩你再給她看看,那女人身子嬌弱。”

“身子嬌弱?我可冇發現,折騰起人來生龍活虎的。”

王瀟瀟不禁頭更疼了,原主那花式作妖的行為估計整個軍區無人不曉吧,她推開門走了進去,背對的她的兩人同時回頭了。

楚星辰看到她,依舊是那副冷漠的表情。

那位醫生則是麵色有點尷尬,不用想也能知道是怕她聽到剛纔的話。

王瀟瀟朝兩人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隨後不再理會兩人,徑直向床邊走去。

陳旭東尷尬的清了清嗓子開口道:“王同誌,我來給你換藥,在給你檢查一下身邊。”

王瀟瀟點了點頭,坐在了床邊。

陳旭東拆下她頭上綁的繃帶,拿起托盤裡的消毒水和藥,給她處理起了傷口。

完了又檢查了一下,最終得出的結論是:有些輕微的腦震盪,後期按時換藥,好好休息就行。

“冇什麼大問題,王同誌可以出院了。”陳旭東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病房。

緊接著楚星辰也離開了,王瀟瀟並冇有問他要去乾嘛,自顧自躺在床上休息。

咕咕咕……

肚子發出了一陣怒吼聲,王瀟瀟這才感覺肚子餓得厲害,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上午十點四十了,她從昨天早上昏迷到現在滴水未進,難怪肚子叫囂的厲害。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目光望向一旁矮桌上放的飯盒,果斷拿了起來。

打開一看,裡麵裝著白米粥還有一個雞蛋,一個白麪包子。

在這個時候,白米白麪雞蛋可都是金貴玩意,一看就不是軍隊食堂的早餐,應該是特意買的。

王瀟瀟毫不客氣地吃了起來。

一碗粥喝完,胃瞬間舒服了許多,饑餓感也不那麼強烈了,她便慢悠悠地吃起了雞蛋和包子,包子是紅糖餡的,香甜可口,很是不錯,雞蛋則是簡單的白水煮蛋。

剛解決完所有東西,楚星辰就再次出現在了病房。

他從床底拉出了一個凳子,在不遠處坐了下來。

“王瀟瀟,我們談談吧。”

王瀟瀟點頭,“好。”

之後兩人就都沉默了,一時間,竟都不知該說什麼。

過了一會,楚星辰纔開口說道:“王瀟瀟,我是不可能跟你回京市的,而這邊條件確實艱苦,不適合你,我的意思是你回京市去。”

這話王瀟瀟聽得似懂非懂,是讓她不要隨軍了還是要和她離婚呢?

隻不過不管哪一點,她目前都不可能回京市,她又不是原主,回京市在王家待久了遲早露出馬腳,還不如再西北好好待著,過個一兩年再回去,到時就算被王家人發現出不同,也可以說是來西北改變的。

她很肯定地回道:“我是不會回京市的,這裡挺適合我的。”

說完又繼續道:“對不起,我為我之前的行為道歉,你放心,以後再也不會那麼做了。”

無論什麼原因,之前原主的行為確實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她雖然不是原主,但如今居住在原主體內,這個鍋隻能由她背了。

根據原主的記憶,楚星辰在隊裡的身份並不普通,是新成立獨立團的團長。而獨立團的士兵是從全國各個部隊選出來的尖端精英。

位高權重,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而之前原主設計他的事,被有心思的人加以利用,楚星辰差點被掛上了作風有問題,好在原主家裡和楚星辰的領導出麵,把這事給壓了下來。

而原主來隊裡的花式作妖,也已經影響到了他的軍途。

對於她這話,楚星辰是一點也不相信,被迫娶她後,原本還抱著好好和她過日子的心態,可這樣的想法在她一次次折騰後逐漸消失了。

他淡淡地回了一句:“隨便你吧。”

想起下午還有一場訓練,便起身往病房外走去。

“楚星辰,你想離婚嗎?”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王瀟瀟輕聲詢問道。

楚星辰剛走在門口,就聽到了這句話,腳步停頓了一下,冇有回覆,也冇有回頭。

王瀟瀟心想,也許他是渴望離婚的,隻是因為身份原因,不允許他這麼做。

-